消失绿缇 - 分卷阅读3 她很软很甜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她很软很甜 作者:消失绿缇

    分卷阅读3

    她很软很甜 作者:消失绿缇

    分卷阅读3

    高楼拔地而起,只有老城街还保留着最初的古旧与风情。

    粗壮的大柳树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林月光脱口而出,车速一下子慢了下来,司机疑惑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她这才犹豫道:“这里......是帝都十二中么?”

    司机一笑:“是啊,但是现在叫t大附中了,纪深海就是在这儿毕业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......”林月光喃喃道,情不自禁的,露出个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也是这样的黄昏时光,当年她穿着校服裙,故意把裙子拉高,露出一双笔直细长的腿,书包沉重又庞大,比她的肩膀还要宽,一跑起来,里面的中性笔叮叮当当碰撞。

    她美滋滋的跟在纪深海身后,恨不得一时冲动就牵住人家的手。

    “喂,纪深海同学,你家住哪个小区啊,我们顺路么?”

    纪深海那时候就高,她要扬着脖子围着他转,但是纪深海是绝对不肯低头的,不仅不肯低头,还很冷冰冰,他手插着兜,不耐的瞥她一眼:“不顺。”

    林月光不弃不馁,眼睛滴溜溜转的找话题:“那个,新同桌,我爸从法国带了好多大象巧克力,特别好吃,我明天给你带个尝尝啊。”

    纪深海淡淡的看她一眼:“我不喜欢吃甜食。”

    林月光情窦初开的看着纪深海,满眼都是桃花,小声甜蜜道:“那我们真配,我喜欢吃......”

    纪深海顿住脚步,蹙着眉。

    林月光这才反应过来,赶紧面红耳赤的摆手解释道:“我的意思是,我们做同桌好配......”她轻轻的吐了吐舌头,小心翼翼的看纪深海的脸色有没有变暗。

    纪深海扭过头,迎着夕阳往车站走,林月光看着他的背影,觉得他整个人都是金色的,那么美好,那么耀眼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她睫毛颤了颤,靠着座椅,轻轻对司机道。

    车子缓缓驶过校园前的马路,那条她和纪深海走过无数次的马路,春夏秋冬,每天都有不一样的风景。

    纪深海的公寓在一所高档小区,但并不属于纪深海,而是公司的财产,之所以放心让林月光搬到纪深海的家里来,是因为那隔间,可真是隔的彻底啊,中间的隔门,只有纪深海能打开,她则不能反向开。

    司机将她的行李搬上来就走了,林月光打量着空落落的小隔间,嘀咕道:“也不担心纪深海晚上偷偷来非礼我。”

    纪深海还有工作,不可能这么早回来,林月光把自己的箱子打开,开始一件件的往外面摆东西,箱子挺大,但她带回来的东西实在是少,连一个角落都摆不满,衣服也只带了四五套,都是她穿的习惯的,叠的整整齐齐的放进衣柜里,林月光心就野了,蹑手蹑脚的溜到属于纪深海的领域。

    纪深海的卧室长什么样呢?

    她还从来没有看过呢。

    推开棕褐色的房门,房间里传出一阵淡淡的花香,阳台上一小簇百合花还旺盛的开着,淡粉色的花瓣簇拥着艳红的花蕊,大概是保洁阿姨来过了。

    林月光慢慢走进纪深海的房间,被子整整齐齐,床边放着一个体重秤,床头柜上就只有一盏小台灯,她环视了一圈,轻轻的坐在纪深海的床上,正对面,是高高的电视塔和立交桥。

    她一点点变得贪婪,倒在纪深海的床上,缩着身子,头发披散,脸埋在枕头上,嗅着纪深海的气息,全部属于他的,真实的气息。

    当年她单手拄着下巴,靠在课桌上,色眯眯的盯着认真写作业的纪深海道:“纪深海,你身上真好闻。”

    纪深海手里的笔一顿,没好气道:“你属狗的么?”

    林月光急了:“你怎么还不知道我属什么呢,我属猪的啊!”

    纪深海淡淡道:“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月光被他堵的没话说,却也一点儿都不生他的气,纪深海跟她说话,她就很开心。

    她在被子上,一边笑一边呼吸着,整个人都踏实起来,一切都会越变越好的,当年那么难追的纪深海,不也被她追到手了么?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。

    林月光正放松着,被突如其来的一声吓了一跳,她一个鲤鱼打挺,“腾”的从床上跳了下来,头发凌乱,衣衫不整,真是狼狈死了。

    纪深海面无表情的靠着门,双手环抱着胸,他穿着一件乳白色的毛衣,黑色牛仔裤,打扮很随意,清澈看不出喜怒的眼睛盯着她。

    他怎么回来了?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啊,自己怎么一点儿都没发现?

    林月光尴尬的捋了捋头发,规规矩矩的站好,支吾道:“你走路怎么没声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怪我喽。”纪深海轻轻嗤笑,微微翘起唇,低气压瞬间冰冻了整个屋子。

    “怪我怪我,我耳朵不好......”林月光赶紧口不择言的道歉。

    呸呸呸。

    她到底在说什么啊!

    纪深海:“......”感情你在我床上打滚挺理直气壮啊。

    纪深海半晌没说话,直盯的林月光惭愧的低下了头,不安的揉捏着手指,他这才缓缓道:“把床铺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!”林月光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继而回过神来,她哪里会铺床啊,小时候家里一直有阿姨,后来在学校住校,懒得叠被就随便往床角一踢,再后来......她就出国了。

    但她可不敢再跟纪深海争论,虽然纪深海知道她不少黑料,但是在喜欢的人面前,总是想表现的更出色一点,她回想着家里阿姨的动作,好像拍一拍就没有褶皱了。

    结果,扯平了这边,那边又皱了起来,她一个人弓着腰,围着床滴溜溜乱转,就是没办法把白色的被罩恢复原样,还热出一身汗。

    她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衬衫,一弯腰,纤细的锁骨从宽大的衣领露出来,锁骨中心的小窝里,红绳坠着个银白色的小珍珠。

    她的锁骨一向很漂亮,那年学校组织去海边夏令营,林月光偏要跟纪深海在沙滩上玩浪漫漫步,光着脚丫走着走着,不小心被一个贝壳划破了脚掌,鲜血瞬间涌了出来,林月光娇气,顿时吓得痛苦,抱着纪深海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纪深海挖出了那个小贝壳,在里面,藏着一颗乳白色的小珍珠,林月光付出了血的代价,换来了纪深海亲手将珍珠戴在她脖子上的补偿。

    纪深海的瞳孔微缩,啾啾突然不耐烦道:“好了,你不用收拾了,去做饭吧。”

    林月光动作一顿,一张脸顿时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真是要了命了......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做过饭,爸妈不让她碰火,连厨房都不让她进,等到了国外,各种沙拉和面包,更不用自己动手了,她唯一一次下厨的经历,就是小时候玩过家家扮演妈妈时,拿

    分卷阅读3

    -

    分卷阅读3

    - 肉肉屋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