恋笔壹号 - 影子 行路难(高干H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世上的所有事物,都是互相对应的,有光明就有黑暗。既然有南,就会有北。

    眼前的女孩叫林北,即便以傅安不敏锐的目光也能一眼了然:她和路南是双胞胎。

    她们有着相似的容貌和体型,身体的态度却截然相反。路南穿着朴素留短头发,眼神干净平和略显怯弱;林北打扮精致留长卷发,脸色阴郁骄躁难掩戾气。

    当年路远意外怀孕生下双胞胎,不想结婚负责,就跟林之谦一人一个分了,姓氏互换,名字取南辕北辙之意,由此造成世上最诡异的矛盾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国了。”

    路南只是顿了一秒,又恢复神色冷静,语气稀松平常,像是跟自己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为了爸爸的官司。路南,你的冷血果然从不让我失望。亲生父亲都进监狱了,你还在帮杀父仇人看孩子。”

    林北斜了傅安一眼,踩着高跟鞋咚咚迈到路南跟前,捏住她的下巴,勾着狠戾的冷笑照这面平静似水的镜子。

    “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,又让你瞎了吧?呵呵,你活该瞎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只有血脉连心的姐妹,才知道戳哪最疼。

    路南拍开她的手,五官老老实实待在原位,没有给她期待的失控。“有话好好说,林北。不要眼歪鼻斜的,像个弱智。”

    林北愤愤地哼了一声,重重拉开椅子在她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“行,我也没时间跟你废话,让我去监狱看看爸爸。”

    林北从包里抽出根烟,店里早就被清场了,没人管她。傅安皱眉瞅她,被她恶瞪回去,顿时不敢作声。

    路南完全能感知林北的每个动作眼神,倾身过去夺走那根烟,掐灭她的嚣张。不咸不淡道,“你要去就去,不用特意来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装什么傻?我要有办法进去的话会来找你?”林北气得拍桌子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没有办法,那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林北眉梢扬起尖酸讥讽的弧度,“开什么玩笑,路南?你都把自己卖给省检察长了,连个探监的门路都没有?你就这么便宜?”

    “不要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。”路南定定道。她在任何人面前都像个孩子,只有在林北面前才能被对比显出做姐姐的沉稳。

    傅安舔冰淇淋的动作一顿,恍惚间在她身上看到二叔的影子。赶紧摇摇头,晃走这个不靠谱的想法。

    林北越看这面镜子就越抓狂暴躁。“少在我面前摆架子。你不帮我,那我亲自去找宋清宇,我的好姐夫。顺便问问他怎么想的,把未婚妻的亲爸送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死你就去。”路南从不理会她的挑衅。

    气氛一时僵滞。自从爸爸出事以来,这是林北第叁次听到这句话,分别来自妈妈路远、外公路正声和姐姐路南。

    林北最厌恶的就是,她们祖孙叁代明明相隔千里,言行举止却一模一样,仿佛基因只在他们之间传承了,自己是个局外人!

    “你就不觉得亏心吗?爸爸那么爱你,你居然能做到不闻不问!”

    路南冷道,“我不问是因为问了也没用。把他送进去的不是宋清宇,是最高检。难道你认为你和我能对抗一个国家机关?”

    “别装的这么大义凛然,做到那位置的有哪个是干净的!谁的钱不脏?”

    “但他们在挣每一分脏钱时,都准备好了未来有一天会落网。是伏诛还是越狱、坦白还是诡辩,他们自有办法,不可能指望瞎了眼的女儿和没上过学的女儿!

    你连爸爸贪了几个零都数不过来,别想着当英雄。”

    路南失焦的视线穿过她,延向遥远,闪着冰冷决绝的光。

    林北把桌子一掀,融化了的冰淇淋洒向空中。“你到底还是不是个人啊!是不是觉得就你最懂事最清醒啊,站在道德高地不冷吗?”

    傅安身形灵敏瞬间躲开了。路南被粘稠的糖水糊了一身,将发丝黏成几缕,沿发梢滴滴答答下落。

    她坐着没动,掏出手帕一点点擦脸上的痕迹,动作郑重而缓。

    “你在道德十八层地狱,当然看谁都是高地。回去多读点书,过好自己的日子,少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林北看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挂满脏污,脑海闪过生理性的于心不忍,很快被她的理智压下,继续冷笑道:

    “行,我算是看明白了,你是准备大义灭亲,跟爸爸一刀两断了呗。觉得自己赖上宋检察长就高枕无忧了是吧?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们还没结婚呢。”

    路南右手的小指轻轻抬了一下,动作很小很快,但她的双生妹妹怎么可能错过?

    这是她要崩溃的前兆。她那张圣人似的、高尚冷漠的面具快被撕下来了。

    林北眸中跃动着兴奋的火苗,继续添油加醋。“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爸爸被判了死刑,那你身上就流着死刑犯的血,宋清宇会允许他的后代带着死刑犯的基因吗?”

    路南擦干净脸,面具没破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心里也没底吧,别装了,路南。你都回来这么久了,宋清宇有提过一句结婚的事吗?不会连领个证的时间都没有吧?”

    路南依旧冷静。

    “我的好姐姐,亏你自诩聪明,怎么连这点事都想不明白呢。哦,我忘了,你看男人的眼光一直很差。”

    路南还是不满足林北想看她发疯的需求,像个假人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但林北就是知道,她心里已经被自己戳的烂烂的了。

    “再见了,我的好姐姐。希望下次见面,你已经是检察长夫人了。毕竟你牺牲了这么多,要是被甩了该多可怜啊。”

    林北满面春风地走了。虽然爸爸的事没有进展,但伤害路南,一直是她的人生目标。

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