恋笔壹号 - 新家 行路难(高干H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林北说中了一半。

    路南面前的路确实困难重重,但关键不在于宋清宇。他不介意她爸的事,路南就是有这种自信。

    他的确是连领证的时间都没有。即便有,路南也不确定自己敢不敢去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她,路南。

    她从前的生活简单,只在特殊学校、古典乐团、红叁圈子,她那套自我安慰勉强可以行得通。

    可之后呢?上有严密组织,下有万千公众。要负的责任很重,虽然大部分是宋清宇的。

    但光是跟他站在一起,她就需要很多很多勇气。

    她将暴露在形形色色的人与事之中。总有一天,所有人都会知道她不光彩的爸爸、她的缺陷、她不堪的秘密。

    一味做鸵鸟是行不通的。

    说实话,傅安对冰淇淋店里的路南有些畏惧。对自己的亲爸爸亲妹妹都毫不留情,果然是个狠角色,还是不加掩饰的那种。

    不过那个妹妹也不是好东西,况且比起乔苒那种笑着背后捅刀的,明晃晃的路南更顺眼点。

    “喂,跟你做个交易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陈惠芸不在,傅安自以为抓住了她的把柄,于是说话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帮我个忙,我就帮你在二叔面前说话。二叔很喜欢我,我说的他一定会听。”

    路南偏头看她,指尖在身侧富于节奏地舞蹈。似乎对她的提议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1个亿开公司,这点钱对你来说小意思吧。”

    傅安知道,像他爸那种巨富,早就给子女办好了离岸信托,即便自己出了事,子女照样能过得滋润。

    不然路南敢做那么绝?

    “既然你大义凛然,肯定不屑于花你爸的脏钱吧。正好让我帮你解决掉,我不嫌钱脏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车在家门口停下。

    路南下了车,“啪嗒”一声,傅安被锁在车里。

    傅安呼呼掰了几下门锁没反应,又使劲踹驾驶座。“把门打开,让我下去!”

    司机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小吴,送她回去。”路南吩咐他。

    “送哪去?我不走!你敢听她的试试!”傅安在车里急得左右翻滚。

    司机干脆利落地点火、发动。

    “不准开!”傅安揪司机的脑袋头发,发现没用后直接探出半个身子去拽路南,“臭女人,你要送我去哪!”

    路南后退半步,双手插兜一脸冷漠。“哪来的回哪去。我不养狗。”

    傅安气得五官都变了形,“居然敢骂我是狗,你等着!”

    说着掏出手机,边翻通讯录边威胁她,“我这就给二叔打电话!”

    路南幽幽道,“等他回来,够你死好几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你!”

    傅安在家里是被宠坏的公主,去了学校是众星捧月的大姐大,谁敢这么跟她说话?

    但车已经缓缓驶离原地,路南不为所动的身体逐渐倒退,一切都是动真格的了。从不知天高地厚的傅安第一次有了害怕的情绪,眼圈一红,回头冲路南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“你个歹毒的恶女人!等我告诉二叔、告诉爸爸、告诉曾爷爷你做的好事,二叔一定会甩了你,到时候看你还怎么蹦跶!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是看不到了,去飞机上想象吧。”

    路南歪头咧嘴笑,手掌猫在耳边开合了两下,给了她一个美国式的再见。

    既然没经过社会的毒打,她不介意代劳。

    傅安死也不想回傅家。一回去就是关禁闭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才偷跑出来投奔二叔,唯一一个会支持她的亲人。哪成想他居然不在,还找了个油盐不进的疯子当老婆!

    打了一路电话也没联系上他,只有个女人说开会开会。好不容易重秘书接了电话,就一句“太太在家”给她堵回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既然重秘书都这么说,那说明路南还算有点分量。

    傅安决定暂时忍辱负重,等二叔回来再告状。眼看就到机场,傅安狠狠咽了口气说要给二婶道歉,司机终于肯掉头。

    到了家却发现空荡荡的,一个人都没有。傅安坐客厅等了天荒地老的时间,才被告知宋太太搬新家了!这整栋房子留给傅小姐住,不客气。

    路南正沉浸在“新家”的惊喜中。

    原本早就装修完毕了,但一个月前宋检突然命令重新改造,也就是她再次失明那天。

    一名天才工程师为她设计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智能系统:她可以通过全感应变换盲道和导航去任何地方,在任何角落声控任何家具,两只机器人可以把任何物品带给她。

    路南完全可以一个人在这里正常生活,不需要别人做她的“眼睛”。

    冰箱可以网购、门铃可以报警,还有猫屋、琴房,以及路南的奖杯墙、相册、整间卧室都从林家搬来了。

    如果林北看到宋清宇把家改成“对正常人而言面目全非、只对路南很方便”的样子,一定不会说那种话了。

    路南最喜欢那架竖琴。她一直想学又没时间的乐器,摸着就能感受到它的精致,雕刻了路南的名字和最喜欢的朱丽叶玫瑰。

    但她搞不懂宋清宇为什么买竖琴。假如不会的话,竖琴是最不值得买的乐器。同样造价不菲的钢琴还能做装饰摆设,竖琴只能纯粹吃灰。

    晚上宋清宇发来视频通话时,路南就问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很漂亮很喜欢,但是我不会,虽然很想学。太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宋清宇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当然是喜欢又不会的东西,才能留住人啊。

    不过这架竖琴让路南决定原谅烦烦、哦不对,是傅安了。跟宋清宇提出要接她过来,她不跟小孩子生气。

    宋清宇回绝,“不要,那是你的家。”

    确实是路南的家。系统只能识别叁种声音,分别是路南笑的、哭的、不哭不笑的;只能识别叁道脚印,路南光脚的、穿袜子的、穿鞋的。

    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独处,眼里的兴奋和新鲜劲儿隔着屏幕都被宋清宇看得一清二楚。连陈惠芸都没来,怎么可能让别人来烦她。

    “烦烦太烦人了,晾她两天就老实了。”

    路南惊讶,“真叫烦烦啊?”

    哪个坑爹家长会给孩子起这种名字?她都有点可怜傅安了。

    “是,我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听上去十分疲惫,路南不免要关心一下,“忙了一天,很累吧?”

    宋清宇今天去首都做报告,开了整整一天会。散了会才知道傅安林北的事,饭都没吃就播了视频过来。

    路南都知道,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。“帮你放松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宋清宇眉间的倦意一扫而空。他喜欢这个走向。

    路南转过身去,弯腰爬到床上。

    裸聊吗?

    宝贝太会了。

    路南对屏幕那边的眼神一无所察。

    去床头拿过她的小琴,调了调弦,弹起来。

    灯光温柔,音乐和缓,路南脸上挂着淡淡恬恬的笑,一切都很好。

    指望用这个放松呢?

    除非他是个需要被哄睡的婴儿。

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