恋笔壹号 - 完美主义 行路难(高干H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路南被“劫持”到新家了。

    宋清宇算是除她之外第一个来的人,她兴致勃勃想给他介绍点新奇的玩意。结果他一进门就开始吻她。

    双手捧着她的脸,干燥的指腹打着圈从额头摸到下巴,质感粗粝许多,他好像变糙了。

    掌心恰好盖住她的耳朵,隔绝所有声音,她的世界只剩下深重的鼻息和糟糕的水声。

    虽然他弯着腰,奈何身高差摆在那,她还得抻着脖子。加之他比以往急,长驱直入抵进她的舌根搅动,迫使她不断向后仰头,腰也不可避免分担承重,有点累。

    被圈得太紧,她能动弹的范围不大,手指探索了一圈,摸到他的领带,攥紧向下拽,示意他低一点。

    男人喉间闷出一声笑,又俯低身子,一手按住她的脑袋,一手托住腿根,把人整个抱了起来,向沙发走去。

    姿势不累了,但她心里还是很累。被放到沙发上的瞬间推开他,自己滚向里面,脸埋进靠枕,就留给他一个背。

    宋清宇半蹲在地上,从后面抚摸她的头发。发丝蓬松柔软,手感很好。

    “生气了?”他埋在她发间深深吸了口气,猜测生气的原因。

    肯定不是因为他很久没回来,没发现她的头发已经长到齐肩,黑色褪成棕色了。

    路南不说话。

    也谈不上生气,就是别扭。最近发生了许多不愉快,虽然都是小事,但她变脆弱的承受能力需要时间去消化。

    不想和人靠得太近,不想把那些负面情绪转嫁给他。

    她把头使劲往里缩,躲避他的触碰,嗓音憋着一团闷闷不乐的气。“不要。我现在不想做‘大人的事’。”

    那为什么要招惹他,还跑到梦里诱惑他。

    男人的大掌沿着她单薄的背部曲线滑到腰间,隔着衣服不轻不重地揉捏,同时在她耳垂边似有若无地呵气,尾音上扬着暧昧的笑意。“什么是大人的事?”

    一股酥麻游遍全身,瞬间把她带回那个梦幻的晚上。被他爱抚的感觉很好,这就是给人当老婆必须要做的事,她不能也不该拒绝。但她就是忍不住怄气。都说了不要不要,干嘛还弄她。

    她腾地转过身来,双眸燃着一簇火睇他,“我不知道!我又不是大人!”

    她脑子里过这句话时很有气势,但她憋了太久,声音太过细软,一出口就弱了。

    然后就更郁闷。他还笑,简直让她恼上加恼。

    她觉得他不知道她现在有多生气,就想找点东西让他也生气。

    脑海灵光一闪,她脱口而出,“叔叔?”

    正在她身上动作的手果然顿住了。

    她猜对了,他肯定不喜欢任何明示或暗示他老的话。

    心里似乎痛快了一点点,她想看他吃瘪的表情,于是往他身上凑,两只手仔仔细细摸遍了他脸上的每一寸。

    其实没有表情。除了笑之外,他从不把其他情绪暴露给她。五官在纵横之间呈现一种严肃静默的态度,内里可以包含从容、冷漠、忍耐等截然不同的情绪,让人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她现在发现自己变坏了。把负面情绪传染给他之后自己反而轻松了,还很享受这种甩锅的快感。

    还能笑出来,还能继续不知好歹地喊他:“宋叔叔?”

    “宋检叔叔?”

    她太过得意,一不小心掉下去了。被他稳稳当当接住,边拍她的背边若无其事地问她:

    饿不饿?

    路南心头一热。发酵了好多天的委屈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他大概永远不会对她生气。

    男人温柔起来像海,沉默时候是山。总之蕴藏着无限宽广的力量,将她的一切都衬得渺小。他可以毫不费力地容纳她的小性子、消化她栽赃给他的坏情绪。最后还关心她饿不饿。

    他不说,但早就表现出来了。女人在这种事上很聪明的。从认识的第一天起,他就一再退让,默认要被她欺负一辈子了。

    路南拥有了很多很多勇气。也不吝啬把瞬间明朗的情绪传递给他,趴在他肩头笑着说要吃意面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宋叔叔说。

    尽管你才是真正的食物。

    路南以为被浇灭的欲火,此刻正在宋清宇体内空前高涨——

    宝贝不要,他可以继续忍。但她偏偏选择了最错误的方式——

    她唤醒了他的兽欲,一种他以为自己没有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和她都高估了他的道德感,以为他会在意他们之间的年龄差,会介意自己在她身边显得老,不喜欢跟她有两辈人的错觉。

    实则并不。

    当她自以为挑衅地喊他叔叔时,又甜又脆的调子听着舒服极了。全身都软化了,就剩一个地方硬着。

    没什么不能承认的。他就是利用年龄和阅历带来的优势,去占有一个年轻灵动娇贵纯真的女孩(在她怀疑自己不够好时)。做都做了,难道还怕她或者任何人说吗?

    不得不说,路南的精神胜利法还挺管用——

    夜幕降临,将一切笼罩在安谧祥和之中。

    宋清宇亲自下厨做了晚饭,味道不赖。吃过晚饭之后,两人并排坐着看书。

    路南喜欢看书,但她很难从文字中了解语意,学名叫“阅读困难症”。

    “邋遢”是她最先学会的词,且是唯二会写的字。因为亲妈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

    “真邋遢。”——

    当时她太激动摔倒了,打翻生日蛋糕,弄脏了妈妈送的裙子。

    所以,路南五岁起就知道不能摔倒。

    其实很简单,只需要练习从门口到沙发,从沙发到楼梯,从床到浴室的动线,给她走上一千次的时间就可以熟练掌握。

    至于卧室和浴室里,她怎样跪着趴着摸索都没关系,没人能看到。

    “累了就休息。”宋清宇抽走她的书,揽过她的脑袋按了按。

    路南反问他累不累。

    其实她有点怕刚才把老男人喊萎了,想弥补一下的。毕竟她从小姨夫人选里找对象,没有资格嫌人老。

    宋清宇弯了弯唇,说上次的曲子没听完,继续弹吧。

    “用竖琴好不好,我刚学会了。”看得出来路南很想显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抱我上去,我要换裙子。”

    她把自己挂在他身上撒娇,他当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原因么?

    当然是因为她没有走过足够的次数,怕小心翼翼的不够雅观呀。

    ———

    作者os:非常抱歉又没搞到黄,总觉得不够水到渠成;把老宋写得太温柔了,好像不敢碰南南一样,先让他解放天性吧。

    原┊创┇书┊刊:wоо⒙νiρ﹝Wσó⒙νiρ﹞http://www.wuliaozw.com/

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