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千大梦叙平生 - _分节阅读_241 辣鸡总裁还我清白![娱乐圈]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梁宵刚到片场,就被副导演一把拦住,拽进了化妆间。

    “小侯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美术指导看见他,含笑招呼:“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梁宵客客气气问好:“陈老师。”

    美术指导姓陈,叫陈宏文,操盘过不少拿过国际奖项的电影美术制作,在业内颇负盛名。

    这次《云旗》的棚景和几处主要宫殿的形制调整,就都是他主刀改景施工,未播先火,已经在微博上收割了不少路人的膝盖。

    陈宏文年纪大了,脾气很好,笑着朝他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这几套主要搭配少年戏份,大概占十集左右。”

    负责他的副导演过来,帮忙介绍:“以亮色调为主,两套纯白压金线滚云雷暗纹常服,一套群青练功服,一套锁子甲、一套光明铠,按爵位的常服也有一套,和其他老师的形制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梁宵出道以来,角色不少,还没有过这么换衣服的待遇。

    段明看得身心受震,低声客气:“太破费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破费。”编剧托着下巴,“剩下二十集他穿的都是破破烂烂的麻布。”

    段明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师开玩笑的。”副导演怕梁宵多想,连忙解释,“我们有好几套很好看的麻布。”

    梁宵微哑,点了下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云琅自幼在宫中养大,是金尊玉贵的小侯爷,也是十七岁提枪上马能战、一夜将戎狄逐出百里路的少年将军,不多几套衣服,反而不大合理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那几套衣服,捡起边上一把宣白折扇,在手里试着掂了掂。

    陈宏文看着他,眼睛亮了下:“会转吗?”

    梁宵点点头,扇子在指间转了几个眼花缭乱的圈,稳稳落在手里:“都是没事闲耍着玩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合适。”陈宏文记下来,“回头再给扇子加个玻璃种翡翠坠,绞金丝线。”

    边上的总监制忍不住笑了:“那就真是纨绔了。”

    “纨绔,又不膏粱。”陈宏文磕了两下笔,“流星白羽腰间插,别人在宫里学诗书礼易,他在戈壁把戎狄当兔子追,随便在扇子上拿金线坠块破翡翠玩儿怎么了?”

    总监制咽下玻璃种的价格,心服口服点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感觉也要找准。”编剧见缝插针,给梁宵解释,“云琅天资斐然,在当时宫中的同辈人里,即使算上皇子,也是最受宠的。”

    梁宵点点头。

    云琅被领进宫时,皇帝皇后都已近暮年,正是最盼着含饴弄孙的时候。

    镇远侯同皇后是本家姑侄,对云琅这个天资绝艳的孙辈,皇帝皇后都格外纵容宠爱,闯了祸也每每多有回护,最多假意训斥上几句。

    即使是后来镇远侯犯下举族死罪、无从转圜,在听到云琅逃走后,皇帝也只是叹息一声,并没叫人再追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后来皇帝过世,新帝即位,心虚翻扯出当年旧事,云琅也不至于被追兵咬着,硬生生滚出浸饱了血的两千里路。

    “所以后来逃亡,其实也分了两个阶段。”

    副导演接过话头:“先帝在位,他虽然要隐瞒身份,但并没有性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这一段,云琅虽然戴罪逃亡,但骨子里的清贵依然抹不掉,即使东躲西避,也依然尽力叫自己衣着整洁得体。

    梁宵点点头。

    副导演给他看了几套朴素的寻常衣物,又转过来:“但新帝即位,他身边忽然步步杀机,一步走错就是天罗地网,几次都受了伤险些丧命。”

    梁宵对穿布条的意见其实不大,看副导演面色实在为难,主动帮他解释:“生死关头,顾不上太多。”

    副导演松了口气,飞快点头。

    梁宵一路看过来,视线被最后那一套吸引过去:“这件是什么时候的?”

    从获罪开始,云琅的服饰就转为暗沉色调,连着几套都是压抑的玄青鸦黑。梁宵心里大致有数,却没想到最后居然又多了套格外显眼的灿白劲装。

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