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千大梦叙平生 - _分节阅读_409 辣鸡总裁还我清白![娱乐圈]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小梁宵扯着他胡闹,扯着他不听话,扯着他做长到这么大都没做过的离经叛道的事。

    扯着他在雨里踩水面上的灯光,湿漉漉的马路空荡宽阔,夜色静谧星尘闪亮,路灯的光是暖的,明亮得好像能跟着水花溅起来。

    少年的霍阑刻板且无趣,迟钝迂执得能气死人。小梁宵被他气得哇呀呀风火轮转胳膊,末了又自己消了气,挤挤挨挨地过来蹭他,给他递纸条。

    单薄清瘦的男孩子,高高兴兴没心没肺,眼睛的明亮笑意从来不带半点阴霾。

    让他以为他看见的世界……就该是这样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知道小梁宵去打工,不知道小梁宵攒钱给他买吃的补身体,不知道小梁宵暗地里护着他,被分家那群人不择手段报复威胁,依然死犟着不肯走。

    不知道在他烧得昏昏沉沉的那个晚上,小梁宵原来就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,用诱导剂不计代价地催发自己的腺体分化,强行让信息素失控爆发。

    为了救他的命。

    他印象里分化那一夜的那场暴雨,原来既从没真实存在过,也不是什么错觉,是梁宵拼尽全力催发的、用来救他的信息素。

    霍阑心底被寒意逼着,胸口窒涩,几乎冷得发抖。

    他一遍一遍无法自控地去回想所有过往,无数早该发现、又被有意无意掠过的细节,忽然鲜明得不容忽视。

    两人互通心意那天,梁宵含混同他说,不想见那个人。

    醉后的梁宵哭得喘不上气,依然死死忍着不肯出声,因为有事要瞒着,不能让江南的朋友听见。

    牵扯出过往的那天晚上,梁宵高烧得意识不清,还不依不饶地死死拽着他,说什么都不准他欺负那个少年的霍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霍阑不敢违背梁宵的话,却又难以自制的憎恶当时的自己。

    怎么会迟钝到这个地步的。

    怎么会什么都没发现的。

    已经这么明显,为什么一直都没发现,一直都没能想清楚。

    为什么能心安理得地回了帝都,心安理得地过了这么多年,心安理得活到现在。

    霍阑胸口疼得几乎失去知觉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那些在那天晚上,被硬扛信息素爆发的小梁宵哆哆嗦嗦涂掉的页码,和被一页一页重新画上的qaq。

    究竟有多少是想要对他说……但已经来不及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梁先生是有话对您说的。”

    管家守在他身边,小心出声:“原本是想找机会好好告诉您的,梁先生一直担心您意外知道,录了话给您……”

    管家攥着早准备好的录音笔,犹豫:“您要听吗?”

    霍阑视线落在那支录音笔上,瞳底稍稍柔和了些,伸手碰了碰。

    霍阑把录音笔接过来,慢慢攥在手里。

    管家有些急:“不是,要按这里播放――”

    霍阑摇了摇头,避过管家的手,把录音笔贴身仔细收好。

    “他会说。”霍阑说,“不准我怪自己,他很高兴遇到我,遇到我是他最高兴的事。”

    管家一滞,张了下嘴,没能出声。

    霍阑垂着视线,声音甚至比平时还轻柔和缓,像是生怕弄破了某个梦境:“他会很精神,会哄我,会假装成一点不疼的样子,让我别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他会说……不告而别是他的错,瞒着我是他的错,是他那时候年纪太小了,没找到更好的处理措施。”

    霍阑眸底寂得无波无澜,神色却依然近于柔和:“他会告诉我,过去的事就过去了,我们还有无数个未来。”

    管家原本想给梁先生打电话,攥着手机的手慢慢放下了,看他半晌,低声哽咽:“您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霍阑很想说,摇了摇头,轻声:“从家里跑出去――”

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